養豬遊戲越來越多省份定下出欄任務莫讓養豬成

100

近期,不少省市紛紛出台相關政策,甚至給部分地市縣定下了生豬養殖的任務,可以肯定的是,出發點是好的。但確確實實要提防會變成一場數字遊戲,即不要最終只見數字,不見豬肉。

各地紛紛出台養豬計劃豬價,關乎民生。近期,各省市迫於豬價的高企,紛紛重視起養豬業來。一些地方想要恢復以前的產能量;一些地方則意識到養豬太受制於外地,要求大力度提升自給率。於是,一系列看上去很漂亮的數字任務出台,甚至給各縣都下達了具體的養豬任務。在這個非瘟影響仍在持續的關頭,這些數字背後的艱辛可想而知,因此有人擔心,這些轟轟烈烈的數字任務,會不會變成一場數字遊戲。

部分省市生豬養殖任務:

福建要求2019年底全省生豬存欄800萬頭,生豬標準化規模養殖比重達94%,養豬場糞汙資源化利用率達85%以上。2020年底,全省生豬存欄900萬頭,實現豬肉基本自給;生豬標準化規模養殖比重達96%,養豬場糞汙資源化利用率達90%。2021年底,全省生豬存欄900萬頭,豬肉自給平衡有效鞏固,並力爭自給有餘;生豬養殖基本實現標準化規模化,養豬場糞汙資源化利用率達95%以上。

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公布《關於推進生豬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要求2019至2021年浙江全省生豬出欄量分別爲920萬頭、1200萬頭、1400萬頭。2021年生豬自給率達到70%以上,培育30個左右年出欄10萬頭以上的現代化豬場(養殖基地)。

湖北要求各地市要遏制生豬存欄、出欄下滑勢頭,儘快恢復到去年和常年水平,今年按去年統計數的70%、明年按常年統計數的80%的標準,將今明兩年生豬存欄、出欄和能繁母豬存欄目標任務分解到各市(州),納入「三農」考核,並與涉農資金分配掛鈎。

江蘇省蘇州市近日制定出台關於穩定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的實施意見,計劃到2020年底,蘇州全市地產生豬能力達到年出欄50萬頭,完成自給率10%;保障域外基地供應110萬頭,完成自給率20%;完成省政府下達的應急冷凍豬肉4700噸儲備任務。

四川要求各市(州)要制定具體落實方案,切實推動以市(州)爲單位逐步實現區域內豬肉自給,除甘孜、阿壩藏區不納入考核外,成都市、攀枝花市自給率應達到70%,其他市(州)達到100%以上。並給出了各市州具體的生豬出欄任務。

江西省農業農村廳有關負責人表示,江西省要力爭在全國率先恢復生豬產能,力爭2020年生豬存欄恢復到疫情發生前水平,生豬淨調出量今年達1000萬頭以上。

爲什麼可能成爲數字遊戲?爲什麼說這些任務有可能成爲數字遊戲?因爲太難了。但是如果一定要求完成呢?那有沒有可能呢?一是克服所有困難,真正完成;二是利用生豬是生物資產難以監查的特性,弄虛作假。

第一,我國正常情況下年出欄生豬爲7億頭左右,由於數字龐大養豬遊戲,以及養殖分散,抽樣統計的數據就有很大的尋租空間。比如怎樣才算出欄一頭豬呢?是不是只要從豬場賣出去就算一次?比如我從別的豬場買進一頭然後再賣掉,最終算幾頭呢?計算方式的不準確,給了很大的尋租空間。除非是定點賣給屠宰場,否則生豬出欄量永遠都是一個謎。

另外,虛報數據這樣的事件已經多次見諸報導,如果一個豬場想要虛報養豬遊戲,或者相關部門想要虛報,有時候這種數據可以虛得離譜。那麼虛報數據有什麼樣的尋租空間呢?相關部門虛報一是爲了政績,完成上級部門下達的任務;二是多拿國家補貼。

而且在這次的非瘟情形下,如果養殖戶多買了母豬保險,甚至可以將未購保險的死母豬低價回收,用於套取保險。

第二,由於各地發展的方向不一致,各地政府對於養豬的態度也不一樣,即便下達了具體的任務數量,也不一定會百分百執行。比如多地都有任務,在各地都很難完成的情況下,就會有法不責衆的心態,大家相互觀望。

第三,即便是想要恢復到正常的生豬出欄,還要面對誰來養,如何養活,如何保障土地的難題。

首先是誰來養的問題。各地均不缺生豬產能,但是在非瘟過後,有多少豬舍可以養豬?有多少人敢養豬?有多少人有錢可以投入進去?等等都是要面對的難題。

其次,即便是錢到位了,各大財團紛紛進入,那麼如何面對非瘟的再一次入侵呢?可以說,沒有把握的事情,大多數人是不敢冒進的。假如非瘟的問題解決了,實際上也就不用費力去擴大產能了,養豬人一定會再次大舉進入。

再者,如何保障土地供應是最大的難題。雖然在土地方面取消了一些限制,但是在土地流轉,土地最終批用,以及環保問題等方面,還有一道一道坎要過。即便是給予了充分的綠色通道,前些年受過招商引資的豬場的痛依然歷歷在目,任誰都會多謹慎幾分。

希望相關部門能真正解決養豬人所面臨的疫情、資金、土地等最主要的問題。如果在相關部門的引導下生豬產能回升,那就是天大的幸運,也是人們最期盼的。人們也最不願意看到的是,養豬任務成了一場數字遊戲。